2008年10月29日 星期三

試讀:收集孩子的人

謀殺,令人厭惡;謀殺兒童,更是令人痛恨。當謀殺不再是為了仇恨,而是為了「珍愛」,為了幫被害人「解脫」今世的痛苦,謀殺就變成一件藝術的創作。

一翻開書,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以上這段文字,還沒開始看內容,我便開始想像,擁有什麼樣背景、具備什麼樣性格特質的人,會認為自己有權利可以操控一個人的生死?會將殺害一個人,尤其是兒童,當做一種愛的表現?

一個人的所作所為,必定與其成長背景有相當大的關聯,艾弗雷的童年陰影 (父親早逝、母親漠不關心、雙胞胎姊姊不理不睬、唯一親近的哥哥也因病過世) 造成艾弗雷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裡,習慣以謊言來偽裝自己、保護自己。自認為是享受孤單的艾弗雷之所以離群索居,除了要掩蓋那些不能說的秘密之外,其實是因為不擅與人相處。溫文儒雅、風度翩翩的外表,不過是他的保護色,是為了掩飾自己內心的真實感受而存在的。而妄想透過解決一個人的生命來幫被害人「解脫」今世的痛苦,來自於安全感的欠缺,以及對加諸在他身上的一切痛苦無力改變卻不甘心的一種投射,以致於艾弗雷自以為是深愛這些孩子的,是好心想要幫助這些孩子脫離痛苦的世界,也因此,這樣的自卑心態轉化而成自己是救世主的自大心態呈現出來。

然而,我認為艾弗雷是個膽小鬼,是一個被命運操弄卻不敢反抗的人,不但如此,還要自己戴上有色眼鏡,自私地操控孩子的生死來逃離他眼中的苦海。人不能選擇要誕生在什麼樣的家庭,也不能選擇父母,但是,卻可以選擇自己要過著什麼樣的生活,而艾弗雷,以為想盡辦法脫離原生家庭、不承認自己的原生家庭就可以擺脫命運了,卻把自己推向另一個更可怕的深淵,必須生活在偽裝的面具之下、強迫自己控制一切的喜怒哀樂,過著表裡不一的生活,但是呈現出來的,反而是受控於命運。

回頭看看自己和身邊的人,不也是常常落入這樣的陷阱之中嗎?越是自己不喜歡的事情,卻是要施加到別人的身上。自己無法成就的夢想,就希望孩子能夠完成。當我們不喜歡某個人的時候,常常是因為自己與那個人擁有相同的特質,不喜歡的不是那個人,而是自己。

在閱讀這本書的過程中,一直有種閱讀速度緩慢、脫不了身的感覺,當我闔上這本書時,腦袋一片空白,沒有任何想法,然而,當我沈澱了兩天之後,我才發現,作者平實而洗鍊的文字,雖然讓我在閱讀的當下沒有太大的情緒起伏,但是文字背後那種沈重的感覺,卻已悄悄地深植在我心中...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