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11日 星期日

李老師和她的孩子們 - 紀念李文淑老師

photo001 這兩天為了寫上一篇有趣的分享 + 兒時記趣兩則,翻箱倒櫃找出了一些小時候的相片,看著相片回想著兒時回憶時,突然想到了小學時曾經去了好幾年的「中華兒童少年服務社」,我利用腦中拼湊的記憶,試圖在網路上找尋一些蛛絲馬跡。網路果然是無遠弗屆的,我確定了印象中的李老師就是李文淑老師,也確定了地點叫做中華兒童少年服務社,同時,我也發現李老師的故事早在多年前,由吳乙峰先生拍成李文淑和她的孩子 (取自紀錄片公園)。看著郭笑芸小姐所寫的李老師和她的孩子們 (原刊於「生活映像」,時報文化出版),也回想起屬於我與李老師的回憶...

中華兒童少年服務社位於台北縣新店市三民路的一個小巷子裡面,是由李文淑老師在民國 64 年所創辦,在我的記憶中,民國六十幾年時,課輔班還不是很普遍,一般家庭也無力讓小孩參加課輔班,因此產生很多鑰匙兒童。李老師有鑑於此,希望能夠提供一個地方,讓小學中年級以上的學生能夠在放學後有個地方可以去,鑰匙兒童就不會因為在外遊蕩而變壞或遭到任何危險。我曾經是李老師的孩子們之一,而與李老師的結緣只是因為從小喜歡跟在姊姊屁股後面,所以姊姊參加了服務社後,雖然媽媽是全職家庭主婦,我也吵著要參加。

印象中的服務社,免費加入也免費讓參加的小朋友學寫毛筆字,不但紙筆免費,寫完之後,李老師還會把我們一一叫到跟前,詳細解說哪一筆、哪一劃應該要怎麼寫。此外,也提供了很多免費的跳棋、象棋、跳繩等等器具,讓我們免費借用。參加服務社完全免費,而且服務社內完全由小朋友輪流管理。

我們每天都會有一位值日生當班,要負責的工作包括:前一天服務社結束前,在黑板上寫下 1 到 100 的數字,這是為了讓第二天前 100 位到服務社的學生寫毛筆字所寫的數字,因為時間的關係,服務社每天只提供 100 位學生排隊寫毛筆字,超過 100 號進來的學生雖然當天沒有機會寫毛筆字,但是仍可借用其他器材或做其他的活動。接著,也同樣必須在標籤紙上寫下數字,當第二天學生簽到時,就由值日生在學生的名牌上貼上標有號碼的標籤,不管是寫毛筆字,還是借用器具,都是以這些號碼來辨識。此外,李老師教我們要愛惜物力,而且要好好維護服務社內所有的東西,以便之後的同學方便使用,因此,我們在寫完毛筆字之後,必須仔細地將毛筆洗乾淨,然後一手拿毛筆,另一手接著下方,排隊讓值日生輕捏一下筆頭,如果擠下的水是黑的,便需要再去洗一次,直到乾淨為止。最後,值日生必須在當天結束前半小時,依照名冊,將未歸還的器具全部收回來,點齊之後,交給接下來的值日生。我記得在當時,每位小朋友對於當值日生都是非常期待的,雖然是小小的一些工作,卻讓每位小朋友心中充滿成就感,也學習到愛惜資源與自我管理。除此之外,滿書櫃的書也是另一個吸引我的原因,依稀記得,罪與罰、孤雛淚這些文學名著都是在服務社看的,只是現在對於詳細內容已經很模糊了,想必是當時小學三、四年級的我,對於這些沒有注音符號的文學名著,有很多都是被我生吞活剝下去的。:P

我永遠記得,服務社內總是充斥著此起彼落的笑聲,每位小朋友也總是爭相著跟李老師告狀某某某欺負我之類的話,而李老師總是記得每位小朋友的名字,一邊改著毛筆字,一邊溫柔地訓誡調皮的小朋友。因此,在服務社中有頑皮的小孩,但沒有壞小孩,彼此間總是和樂融融。

後來,我漸漸地沒有再去服務社了,但李老師的理念和服務社中的情景,一直深植在我心中,從來沒有把「當老師」當成願望的我,心中開始有個聲音,希望長大後如果有能力,也可以創辦一個像是中華兒童少年服務社的地方,除了一貫保持李老師不收費的理念之外,能夠提供小朋友一個沒有勾心鬥角,也沒有升學壓力的單純環境。

出了社會後,我慢慢地遺忘了當初的這份理想,直到最近翻開了相簿,想到了李老師,在網路上找到一些相關的資訊,知道隨著時代變遷,李老師加入了其他的創意,但相同的是李老師對教育的那份執著與愛。當我看到網路上其中一個資料中寫道李老師已經過世了,雖然知道我認識李老師時已經六十幾歲了,這個答案應該不意外,但我的心中還是感到有些傷感,但慶幸的是,我也曾經是李老師孩子們中的一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