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6日 星期二

西藏影展 - 讓心與世界屋脊相遇

tibet002 才從奧斯丁回台灣不到一個星期,我和土人就帶著 Annie 和果凍,興沖沖地飆車前往高雄,這是因為

我們忙著去當聖誕老人發禮物跟 Yishu 和小毛約好一起去高雄看西藏影展 (緣由請見<影展預告>2007「從鏡頭看西藏」影展暨研討會)!

去年也是因為土人有惡勢力的關係,在西藏影展的台北場時,去看了其中兩部影片,一看之下,覺得非常有意思,再度利用土人惡勢力,專程跑到巡迴的最後一個地方—沙鹿,兩天看完八部影片。這些影片讓我對西藏的地理環境、藏傳佛教和西藏問題都有了進一步的瞭解。於是,今年知道西藏影展又來了的時候,我跟土人就發下豪語,要看完今年準備的七部影片!為了避免去年在影展場地冷得半死、鼻水直流因而在打瞌睡時不小心打呼的情形,這次做好萬全準備、打算安心看完所有影片!最後的結果是,我們只看了其中三部影片,因為第二部「雪獅之泣」是紀錄片,我們五個人中,除了小毛因為腿太長,又怕上半身擋住後面的人,只好駝著背看完之外,我們其他人都敵不住周公的呼喚,或長或短地趁機補眠了,所以第二天只敢看劇情片,呵呵!

我們看的三部影片分別是「密勒日巴」、「雪獅之泣」和「我們不是和尚」。「密勒日巴」是一部描述西藏最偉大的靈性導師 - 密勒日巴在成為密勒日巴之前,因為父親早逝,財產被堂伯父和姑姑侵佔,全家受到苦不堪言的欺負而跑去學習咒術,懲罰貪得無厭的親戚,到報復成功之後,悟到以眼還眼之後所帶來的無窮罪惡感的過程。至於「雪獅之泣」,因為睡得還滿甜的,目前腦海中的印象只有,它是一部紀錄片。根據影片介紹,這部影片帶領觀眾瞭解長期被禁錮的世界屋脊,並且史無前例的拍攝寺院裡罕見的儀式、賽馬的競逐、在拉薩的妓院和貧民窟以及壯麗宏偉的喜馬拉雅山脈跟游牧民族。而「我們不是和尚」(英文名字為 We are No Monks,我個人認為,翻為「我們不是僧侶」較為合適),則以四個流亡到印度的西藏人為主角,以另一種不同於一般人眼中的西藏的非宗教的角度來呈現西藏問題。

就影片而言,我比較喜歡「密勒日巴」,之所以喜歡,平心而論,其實是因為這樣類型的影片容易產生共鳴 (即使我並不信奉藏傳佛教),而且其中有些取景美到不行。原本我對「我們不是和尚」的感覺平平,由於步調比較慢,撐了一個小時之後,還是沉沉睡去,直到被旁邊的人的打呼吵醒,經過研討會主講人的「開釋」,喜歡上了這部影片 (雖然如果有機會再看一次,可能還是會睡著)。由於西藏是政教合一,大多數這類型的影片不是從宗教切入,就是從政治切入,而且不時以達賴喇嘛做為西藏的象徵,看這種影片時,很容易感動,也很容易產生共鳴,同情西藏人的處境,但「我們不是和尚」中,是以四個被邊緣化的流亡印度的西藏人為主軸 (啞巴、離婚的男人、大學畢業無所事事的人、恐怖份子),他們並不是想像中的藏人,描述的也不是「愛好和平的和尚」這種對於藏人的印象,他們甚至想以「恐怖行為」在國際間凸顯西藏問題,而這種現象,也的確讓我對印象中的西藏有所改觀,讓我看到更真實的、更貼近人心的藏人,而不只是看了類似從政治或宗教角度切入西藏問題的影片之後所產生的痛。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影展的海報上,有個角落赫然出現有隻握住德州安打TAxWxN棒球的手的圖案和一小排文字,還有潛藏在「我們不是和尚」研討會中的政治狂熱份子,讓我深刻感受到,大家還是牽手看影展就好了!

P.S. 原本台北場因為颱風而取消了,現在延到 11/10~11,在台北市立兒童育樂中心補辦,詳情請見 http://www.tibet.url.tw/,有興趣的人可以當天到現場排隊候補取票,免費入場!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