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0日 星期三

我讀《巧克力戰爭》—— 我敢不敢撼動整個宇宙?

chocolate 「我敢不敢撼動整個宇宙?」就是這句話,讓我滿懷期待的翻開《巧克力戰爭》,大口大口啃著這條苦澀而不容易下嚥的高純度黑巧克力。從一開頭的「他們宰了他」開始,就讓我不得不按耐住翻到最後看結局的好奇心,一頁接著一頁地往下看。

故事發生在一個叫做「三位一體」的天主教高中,十四歲的新生傑瑞身上,他剛喪母、剛申請加入美式足球隊、剛交了一個好朋友,正當一切看起來越來越順利的時候,「守夜會」的首領亞奇挑上了他,利用他對抗為了掩蓋自己挪用公款的不法行為,舉辦巧克力義賣,籌募基金的代理校長雷恩修士。

對於前來找他幫忙的雷恩修士,善於利用人心,想出鬼點子挑戰人性的亞奇,一方面答應讓守夜會配合巧克力義賣活動,另一方面卻指使傑瑞公開拒賣巧克力十天,然而,在十天期限過了之後,出乎眾人的意料之外,傑瑞竟然繼續拒賣巧克力,傑瑞從一個沒沒無名的新生,儼然成為大家心目中的英雄,讓其他內心不願意賣巧克力,表面上卻不得不服從雷恩修士的學生對傑瑞另眼相看。就在這時候,眼看即將因為義賣失敗而東窗事發的雷恩修士利用他的權勢,讓整個情況大逆轉了......

當我闔上這本書時,巧克力的苦澀滿滿地湧上心頭,久久無法平復,儘管《巧克力戰爭》原文版是 30 幾年前出版的,在 2008 年的現在,對於書中所描述的情節、同儕的壓力、校園裡所發生的霸凌事件,卻一點也不陌生,諸如傑瑞、亞奇、雷恩修士等等的人物,在我們的身邊也不難看到。校園霸凌、強欺弱、大欺小等等事件雖然還是成功地撼動了我,但一直浮現在我腦中的卻是:我到底失去了什麼?失去了多少?

現實中的我,也曾經過著如同傑瑞父子的生活:有一份穩定而且還不錯的工作;對於發生在周遭的事情只有「還好」、「不錯」之類的評語;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麼、喜歡什麼;很少為自己爭取什麼;把別人對我的期望或要求當成自己的事情,心底卻一點也不想要照著別人的步伐走;與其辛苦地對抗全世界,我寧願壓抑自己的想法,選擇默默地完成交辦事項,擁有一個別人進不來,我也出不去的安全世界。

幸運的是,我也跟傑瑞一樣,擁有了一個看到自己的機會,能夠重新認識自己、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覺察自己真正想要什麼,我開始學習不再視未知的挑戰為毒蛇猛獸,我試著將不在預期內發生的事情當做一個遊戲、享受未知帶來的不安感。然而,這樣就可以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了嗎?其實並不然,如同巧克力事件中,傑瑞的下場般,我還是會受傷、還是會碰到挫折,但我現在沒有太多時間舔舐自己的傷口,我只知道我想要往前走、我想要過屬於我自己的生活、我不想把選擇權交給別人、我也不要把自己交到別人手上。

而對於亞奇,儘管表現出來的方式是很邪惡的,我卻看到亞奇不斷地為自己創造出不同的可能性,無時無刻不在蓋一棟動工之前自己也不知道要放入什麼東西的房子;即使是在玩遊戲/玩弄別人,也堅持自己的遊戲規則。讓人又愛又怕的亞奇就毫無弱點了嗎?當然不是,從書中我也看到亞奇跟自己的對話、看到亞奇在面對挑戰時內心的掙扎。在「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亞奇身上,散發著無限的可能性,以及事情不到最後,絕不輕言放棄的精神!

看完《巧克力戰爭》之後,雖然不認同亞奇整人的行為,卻佩服他的創意以及面對挑戰時所展現出來的態度,而對於傑瑞能夠透過拒賣巧克力事件,打算開始為自己做點什麼,也讓我對傑瑞豎起大拇指,但是,同樣是堅持做自己,從結果上來看,為什麼傑瑞和亞奇的下場如此不同?我的解讀有兩種:一是對於傑瑞即使與全世界為敵,是否也能夠堅持下去所做的試煉 (從書中,傑瑞對於堅持自己的作法仍然不時有些猶豫);另一種解釋則是,同樣是堅持做自己,卻不代表會有相同的結果,就算傑瑞跟亞奇一樣擁有相同的特質,傑瑞還是傑瑞,亞奇還是亞奇,自己只能做自己,模仿不了別人。

至於我敢不敢撼動整個宇宙?現在的我沒有這個問題了,雖然路途艱辛,但是我「要」撼動整個宇宙!

 

《巧克力戰爭》試讀活動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