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7日 星期一

小土人誕生記錄 (下)

隔天,也就是 9 月 14 日一早,約莫六點半時,早班護士便來敲門,叫我洗頭洗澡、開始做術前準備。其實到昨天晚上為止,我都不曉得我幾點要進手術房,因為我們只幫小土人定了出來的日子,時間便交由醫師來決定 (我們並沒有選時辰),我的主治醫師當時只說不要讓我餓太久,盡量安排早上手術而已,所以一直到手術當天早上,我還在問護士什麼時候要進產房?總之,沐浴更衣著裝完畢之後,早班護士來幫我打點滴,依照慣例,我事先提醒護士我的血管很細、不好找,而這位護士也不出我的意料之外,並沒有一次成功,但也沒有當機立斷,把針頭拔出來重新來一遍 (可能是針頭拔出來還得重新消毒或是換針頭,嫌麻煩之類吧?我猜),而只是握著針頭另一端露出的部分在裡面嚕來嚕去,雖然要當媽媽了,應該勇敢一點,但我還是覺得這樣的行為讓我很不舒服,更何況在進手術室前,我又請護士來幫我調整過好幾次。一切準備就緒之後,也才八點多吧!從護士口中得知,十點半時要推到樓下待產室報到,中間兩個多小時的時間不知道要幹嘛,索性再補個眠好了。

終於,護士和土人推著我的病床、經過醫院長廊、搭電梯,最後進入待產室。從小到大從來沒開過刀的我,第一次躺在病床上進入待產室,感覺還滿奇妙的,我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任由著護士和土人一路上推著我的病床,第一次從不同的角度看這段路程,感覺風景似乎與走路時完全不同。

進入待產室之後,簾子一拉,護士便請土人在外面等,等了一會兒,護士進來看我手上的名條,跟我確認身分,然後聽過胎心音、並確認我有帶溽墊和產墊之後,便跟我說手術室正在整理消毒中,11 點左右便可以進去,開始做麻醉準備。沒戴眼鏡、沒戴手錶的我,在簾子圍起來的小小空間中,覺得時間過得異常緩慢,想到終於可以看到小土人了很開心,對於得獨自進入產房打麻醉、面對無法想像的過程又有一絲絲不安,就在我胡思亂想之際,簾子拉開了,護士說產台準備好了,麻醉師在裡面等我了。

躺在產台上,想起年初才生產的安妮說,產房很冷,但我卻覺得很涼爽,負責的麻醉師例行跟我確認過個人資料之後,跟我說明麻醉過程,然後先在手部進行靜脈內注射,接著便側臥,並將身體像蝦子般弓起 (膝蓋越靠近肚子越好),麻醉師隨後利用局部麻醉藥麻醉背部的皮膚。當藥力開始發揮作用時,再利用一支空心的鈍尖針找尋背脊硬膜外腔。鎖定位置後,將一支很小的膠管 (導管) 穿過鈍尖針至背脊硬膜外腔位置,成功後再將鈍尖針取出。在穿過導管時,麻醉師要求我千萬不可以動,由於我看不到麻醉師的動作,因此麻醉師貼心地在開始每一個步驟前都先提醒我,儘管麻醉師已經事先跟我說插入軟管時會不太舒服,有點痠痠的感覺,我終究還是在最痠的時候,忍不住顫抖了一下。裝好之後,導管沿著背部、越過肩膀,最後將尾端用膠帶固定在鎖骨下面一點的位置,而麻醉藥,就從這個導管打進去,直通脊椎,效果最快,而且不會經血液影響胎兒,通常這個導管在分娩完畢後便取出,但由於我要做術後止痛,而止痛藥也是從這個導管打進去,因此這個導管會留到產後的三天術後止痛施打完畢才取出。

打了麻醉藥之後,產房的護士便幫我刮體毛、插尿管,然後用一般手術室看到的綠色床單布,將我的下半身層層蓋住,並將我的兩隻手臂分別固定在兩側、高出產台的台子 (比手臂稍長、稍寬的台子) 上,並用一塊布擋在我的胸前,讓我完全看不到下半身。同時,麻醉師要求我分別抬起左右腿,試試看麻醉藥開始作用了沒有,一直到現在為止,我的主治醫師都還沒出現喔!我問了問坐在產台一端、我頭部上方的麻醉師,現在幾點了之後,想著也許小土人沒機會在我出生的時間出生了!

終於,我的主治醫師到了,依稀聽到醫師跟護士的交談,但聽不清楚說了些什麼,接著,身旁的麻醉師告訴我,手術開始了,我聽到彷彿是電鋸的聲音 (其實記不太清楚了),卻沒有絲毫痛的感覺,過了不久,麻醉師告訴我,現在要把小孩拿出來了,她說我應該不會覺得痛,但是會有拉扯的感覺,因為麻藥只能阻斷痛的感覺,觸覺卻依然存在。果然,強大的拉力讓我感覺下半身好像也隨著小孩要被拉起來了,我努力地將下半身往下壓,好讓醫師能夠順利將小土人拉出來 (不過我不知道這樣做到底有沒有用),接著,麻醉師說小孩拉出來了。我聽到護士們急忙地將小土人稍做清理和一般的基本檢查,這時候,聽到小土人宏亮的哭聲,我問了問麻醉師當時的時間 (安妮跟我說,出生時間是開始哭的時間),然後便聽到還在幫小土人清理的護士們七嘴八舌地跟我說,我兒子皮膚好白,而且皮膚好好喔!這時候,護士將小土人抱到我的胸前給我看,在我面前數手指頭和腳指頭,跟我說小土人目前看來很健康,等下要先到保溫室做一些基本檢查,然後跟我確認小土人腳上的名條後,將小土人放在我的胸前覓乳,做第一次的接觸。我仔細看著小土人,發現哇哇不得了,小土人簡直就是土人的翻版啊!

接著,小土人被抱走,而醫師也開始幫我取出胎盤、清惡露,以及縫合傷口。同時,麻醉師跟我說等下我要先到恢復室等麻藥退,接著再幫我打術後止痛,如果期間麻藥已經退了,而且覺得痛的話,可以告訴護士,讓麻醉師提早幫我打術後止痛。傷口縫合完畢之後,護士推來一張病床,併在產台旁邊,在我四周站了一些護士,大家各握著床單邊緣的一部分,喊著一二三之後,便合力把我移到病床上了,他們說,等下到恢復室的時候得再換一次床,因為從手術室推出來的床不能直接進恢復室,但後面一次換床因為有了機器而省力多了,護士們不再需要抓住床單邊角,就可以用機器將我平移過去 (印象中是有一個木板吧)。

到了恢復室,手術室的護士和恢復室的護士交接,然後恢復室的護士依慣例又跟我確認了一次資料,問了問我會不會冷之後,就讓我躺在那邊休息,我看著隔壁床的產婦,身上層層裹著被單,病床旁邊還放了一個看起來有點像鹵素燈的燈照著,期間護士還不時跑來問隔壁床的產婦會不會冷,而我,除了一件被單之外,什麼也沒有,完全沒有人家說產後失溫的現象。

在恢復室待了一個小時左右之後,護士推著我的病床出去,看到早已守候在恢復室外的土人,我笑了!

在我辛苦懷孕 39 週又 6 天之後,小土人誕生了,跟我國曆生日同一天、農曆生日同一天、同一個時辰、同一個星座、同一個血型,身高 47 公分,體重 3200 克。

IMG_2549 IMG_2550

12 則留言:

客家妹 提到...

大大恭喜!!!

無限台南 提到...

國曆生日同一天、農曆生日同一天、同一個時辰、同一個星座、同一個血型 ... 好有意思喔 !!!

左邊那張,真像土人啊 ~ 土人要不要也拍張來對照一下吧 !

Yishu 提到...

雖然之前有大約聽你講一些
不過再看一次還是覺得生產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希望我也可以順利渡過

剛出生的小土人跟土人實在太像了
不過國曆生日、農曆生日、時辰、星座、血型都和你相同
真的很特別
現在也跟你有愈來愈像的驅勢
不曉得以後會如何啊
很期待

我第一次看到及抱過第一天出生的嬰兒就是小土人了
那天抱他覺得還蠻可愛的
希望小土人跟小小毛可以好好地玩在一起
快樂地長大

白色飛魚 提到...

這篇讓我想起以前輪訓婦產科時看到生產過程的震撼。真是不簡單的大事啊。
辛苦了。

Lizzie 提到...

謝謝客家妹!

總筒
這裡面只有國曆同一天是故意的 (我忘了我今年國農曆生日同一天),不過,國曆同一天,星座自然是同一個,我比較開心的是同一個時辰,只有這個完全是巧合!

至於相片,我本來要放一張更像的,礙於尺度的關係,就幫小土人保留一下好了,免得他以後說我沒經過他同意就 PO 他的露點照

Lizzie 提到...

Yishu,
我一直想把生產過程和當時的心情鉅細靡遺地記錄下來,但生了之後,真的很累 (你要把握這幾天的時間好好睡覺啊),等到看到你 PO 的文章,才促使我趕快寫出來,否則拖到明年小土人都長大了,我可能也記不清楚細節了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平安、順利渡過的,期待那麼久,就是等待這一天啊!到時候我也要去抱第一天出生的小小毛,也帶小土人去看看他的第一個妹妹。以後如果小土人和小小毛半夜不睡覺,我們就有四個人可以輪班守夜了,呵呵!

Lizzie 提到...

飛魚桑
你們自己什麼時候也要來生一個嗎?

無限台南 提到...

剛剛請遞衣夫人來看相片,
遞衣夫人笑得好大聲說超像的啦 !!!

Lizzie 提到...

總筒
據說現在有漸漸像我的趨勢了 XD

olivia 提到...

雖然以前看過,但看你描述過程,還是覺得很緊張,難怪我不能當護士。

小土人最明顯的不同是頭髮,但剛出生時那皮膚真的很漂亮,真的是粉嫩粉嫩的~~

Lizzie 提到...

不漲
我是早早知道要剖腹,所以緊張倒還好,不過最近聽 Yishu 和小毛說生產後那一袋的胎盤和惡露,讓我慶幸還好我沒看到 XD

今年你回台灣的時候,跟小土人碰個面吧!

不漲 提到...

當然要見見小土人,你 po 的照片,我最記得的是小土人笑的樣,看了就想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