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8日 星期二

四個月

小土人四個月了,回頭看看這四個月,發生了很多事情,一轉眼,時間就過去了,卻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渡過這段時間的。記得在小土人出生的第二天晚上,怎麼哄也哄不起來,只是不斷地哭,我抱著小土人在病房裡走來走去,口中哼著一首又一首兒時唱的歌,希望能把小土人哄睡,但小土人不領情,聲嘶力竭地哭,尿布換了、看起來也不像肚子餓,自認為能做的都做了,還是哭,之後護理站和嬰兒室的護士分別過來了一次,用包巾把小土人整個層層包住 (兩隻手放在身體兩旁一起包進去),據說這樣會讓寶寶覺得被媽媽緊緊抱住,比較有安全感,但護士才踏出病房之後不久,又開始哭,已經不記得哭了多久,印象中是哭到自己累了睡著吧!隔天早上我的主治醫師巡房時告訴我,出生第二天的寶寶最難帶,因為出生第一天還沒感覺自己已經脫離母親的身體出來了,而且第一天只要有幾滴的奶水,就可以渡過一天,而第二天開始,寶寶開始意識到環境不同了,比較沒有安全感,加上如果沒有喝到足夠的奶水 (可能因為奶水還不足或含乳狀況還不好之類),就更焦慮,因此早在十幾年前,就曾經有人寫了一本如何渡過出生的第二天之類的書 (不太確定正確的書名)。

之後,小土人便因為喝的奶水不夠,出現些微脫水性黃疸現象,雖然能夠出院,但指數在及格邊緣,必須觀察後續狀況 (喝純母奶的寶寶黃疸比較不容易退)。醫師建議早上拉開窗簾,讓陽光進來,可以讓黃疸退得比較快,但我出院移到樓上的月子中心後沒幾天,凡那比颱風侵襲台灣,高雄大淹水,雖然我家沒淹水,但附近淹水的結果,就是讓回家檢查門窗看貓狗的土人回不了月子中心,還在手忙腳亂的我,只好將小土人送回嬰兒室,也趁機好好休息一下。

然而,由於當時奶水還不夠、小土人喝的奶不夠多的緣故,黃疸不但沒退,反而更嚴重,終於在出生第九天,也就是去年中秋節後隔天早上,臨時決定去看門診,確認小土人黃疸指數需不需要照光治療。確定要照光之後,開開心心南下看小土人的外公外婆已經搭上了高鐵,來不及取消,只好跟我們在月子中心抱抱小土人,拍了張照片之後,便陪著我們送小土人去照光。因為原本要住的中重症病房沒有床位的緣故,竟然就被安排進了加護病房。在加護病房接受照光治療的初生兒都是指數在 24、25 以上,需要輸血或換血的黃疸患者,相較之下,我們家小土人是最為輕微的一個,兩大燈管的照射下,才一個下午,膚色就幾乎恢復正常,但必須等到隔天的驗尿結果出來,才知道能不能出院。

隔天上午探病時間,加護病房通知我們下午會有一個 26 週大的巴掌仙子要入住加護病房,所以要將小土人移回原本該住的中重症病房,而且尿液檢查發現,小土人感染了乙型鏈球菌,需要打抗生素治療。安置好之後,護士告訴我們主治醫師中午會去看小土人,並跟我們說明病情,誰知道一直等到約定的時間過了,護士都還沒通知我主治醫師到底來了沒?等我打電話去問時,才不疾不徐地說,醫師中午不會過去,可能要等到下午三點多,我很生氣地表示,既然下午三點多才會去,為什麼又要跟我們說中午會去?而且土人下午三點多的時候,正是當時每天要回家看看貓狗、帶 O’ Ma 去醫院打點滴的時候,況且又不確定醫師下午三點多到底會不會過去巡房,那我們到底要等多久?原本安排好的事情全部因此打亂了。最後只好讓土人先回家處理事情,我一個人去見醫師。

終於等到了護士的電話,通知我主治醫師到了,可以跟我說明病情了。醫師看到我,一開口就說:「聽說媽媽你很激動」,聽到這句話的我更火,移轉到中重症病房將近一天了,沒有通知我們就換了主治醫師,而且一直沒人來跟我們說明小土人的病情和療程,讓一心期待可以接小土人出院的我們不但撲了個空,又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當初我的主治醫師建議原本 33 還是 34 週要做的乙型鏈球菌檢查延到後面幾週再做,因為早做了如果發現是陰性,不代表之後變成陽性,誰知道後來胎位不正之後,因為要剖腹,就沒做這項檢查了。乙型鏈球菌主要是經由產道感染,照理來說,剖腹就沒這層顧慮了,為什麼現在又跟我們說小土人感染乙型鏈球菌?醫師的解釋是,這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媽媽是乙型鏈球菌帶原者,另一種是,媽媽在生產前可能有小破水,因為量小沒發現,卻因此從胎盤進入而感染。但這兩種狀況我都不確定,因為我沒做乙型鏈球菌的檢查 (這又是另外一件氣憤的事情,稍後再說),而且印象中我在剖腹前,沒有陣痛,也沒有破水,但是否有小破水,頭胎沒經驗,無法確定。總而言之,一個療程就是一星期。

如果是這樣,我們當然配合治療,我們從來沒說不配合治療,只是一直沒人來跟我們說明病情,而且既然得繼續住院一星期,除了每天帶前一天擠出的奶水讓護士瓶餵之外,我就想要每天至少去親餵小土人兩次,免得含乳還不熟練的小土人,經過一星期的瓶餵之後,完全忘了該怎麼含乳。誰知道我這麼跟醫師表示之後,竟然跟我說,媽媽你這樣太辛苦了啦!就把奶帶過來,讓護士瓶餵就好啦!然後起身走出會客的小房間,向外面的護士大喊他跟我說明好了,跟我揮揮手就走了。我很納悶,當初選這間醫院,就是因為這間醫院是母嬰親善、鼓勵親餵母乳的醫院,住院的時候,因為初期奶水不夠,乳腺不通,小土人含乳狀況又不太理想,因此不論是哪個值班護士,只要來巡房,都會鼓勵我繼續堅持下去,而身為新生兒科主治醫師的那位陳醫師,竟然是這種回應?

由於小土人還得在醫院住一個星期,我一個人住在月子中心,頓時也失去了意義,加上這裡月子中心的月子餐爛的可以 (又油又鹹,而且色香味無一到位,很多媽媽都把月子餐給老公吃,自己又跟外面訂一份月子餐),所以決定提早離開月子中心回家休養,每天探病時間再來看小土人 (一天只能在固定時間看三次),就這樣好不容易熬了一星期,到了預定出院的前兩天,護士突然告訴我們,小土人的尿液檢查中疑似有金黃色葡萄球菌的反應,這是什麼東西?連聽都沒聽過?護士跟我解釋,金黃色葡萄球菌在很多人體 (包括成人) 皮膚表層上都會存在,但如果器官中發現金黃色葡萄球菌,依不同的器官,可能會有不同的狀況,但在腎臟中發現的病歷很少,懷疑可能是他們在收集尿液時,皮屑透過換尿布的動作掉到尿液中,因此尿液中有反應,但詳細情況要等第二次尿液檢查才能確定,但檢查報告可能要週末才出來,主治醫師通常週末不會來,所以小土人可能要過了週末才能出院了。又來了,這算什麼?強留病人不讓出院嗎?每次快要出院就告訴我們可能又有什麼狀況,既然都是用抗生素治療,為什麼不能合併?當然我們不是專業的醫護人員,不懂這些事情,但這樣的狀況實在讓我們忍無可忍,我跟土人商量之後決定,既然週末也只是等報告,即使週末報告出來,主治醫師不在,證實感染也不會立即開始治療,如果沒感染,就白白多住兩天,那我們乾脆先出院,回家等報告,如果報告出來證實有感染,再通知我們去掛門診好了,於是我們在取得住院醫師 (依然沒看到主治醫師) 同意的情況下,按照原本預定的時間,接小土人回家了。

-- 待續 --

P.S. 那位主治醫師,竟然在跟我說明病情後的隔天,我去親餵小土人的時候,隔著簾子大聲跟我說:「媽媽,我都跟你解釋過了,都清楚了吧?不會激動了吧?」,接著又在看到土人時,不知道是不是土人看起來比較可怕威嚴,所以「刻意主動」來跟土人又說明一次病情和療程,講話很像打官腔,很討人厭,後來小土人出院三天後的回診,繼續忍耐看了一次這位陳醫師之後,發現他在沒有徵求我們同意,也沒有告知我們的情況下,把我們之前預約的一個檢查,門診改成了他自己的門診 (原本不是他),醫師也需要業績嗎?需要這樣搶病人嗎?這個事件更確立了我們換醫師的想法,換了主治醫師之後,在醫師第一次門診的例行問診中,發現之前那位陳醫師,居然在小土人的病歷中寫小土人感染乙型鏈球菌,是因為媽媽 (我) 是乙型鏈球菌的帶原者。拜託,我完全沒有做過乙型鏈球菌的檢測,即使在發現小土人感染後也沒做,在他跟我說明小土人病情的時候,也只是說「可能是」,現在怎麼變成「是」了呢?這是編造病歷?還是偽造文書?

P.P.S. 在小土人住院期間,大部分的護士都非常好,但有一位小白護士,讓我啼笑皆非。話說某天晚上餵完小土人後,跟晚班護士約好第二天早上九點半到十點之間到醫院,在病房外等,等到小土人起來要喝奶,就打電話給我,讓我進去 (中重症病房跟加護病房一樣,有固定探訪時間的門禁管制),我隔天依約到達病房門外等待,卻遲遲沒接到護士的電話,等到探訪時間進去,一問之下,接班的小白護士說剛餵完小土人,我說我在外面一直等,為什麼沒有電話通知我?小白護士說,他以為我沒到,我說我沒接到他電話,他才說什麼他們不會打電話,要親餵的媽媽到了,要自己按對講機進去跟他們說。這什麼跟什麼?這跟前一天晚上值班護士的說法不一樣啊!難道他們交班的時候都沒說清楚?中重症病房的規格應該比一般病房的規格還高啊,出現兩種說法,代表管理真的很差!

 

===================我  是  分  隔  線===================

 

小土人已經將近九個半月了,下集還沒生出來,全都是因為狀況接踵而來,手忙腳亂之餘還得工作賺尿布錢,加上小土人黏得緊,根本沒有喘息的時間,只好把這些點點滴滴,都先存在記憶中,也許等哪天有空,再慢慢反芻,不過生了小土人之後,記憶力果真越來越差,搞不好等到有空寫的時候,早就忘得一乾二淨了,哈哈!

5 則留言:

苦悶中年男 提到...

妳一定很受不了, 可以寫這麼長一篇, 還只是(上) :(

Lizzie 提到...

苦悶兄
原來我的怨念這麼深,哈哈哈!
其實本來有點忘了,但是 Yishu 他們最近也碰到很類似的模式,才勾起我的記憶,況且,三個月內的小孩還真不好帶呢!

olivia 提到...

別氣~別氣~


看你這篇,我開始檢討我以前有沒有那麼討厭,哈哈~我想應該是沒有,因為還有爸爸媽媽要我當他小孩的乾媽....

最近也因實習地的管理很差而生氣,只是我啥也作不了,就一直提醒自己別氣,所以你也別氣,反正他們這樣會讓你提高警覺,對小土人是好事。

拍拍(肩)....

Lizzie 提到...

不漲

你一定不會那樣啦!我自認為除非是實習,否則會選擇待在新生兒的中重症病房的護士基本上應該是喜歡小孩的吧?!況且家屬哪有他們懂那邊的規矩,醫護人員不該當家屬「應該」都知道那些吧?!

不過,也許是因為第一個小孩,而且又住院,所以比較激動吧!本來早已消息,聽到 Yishu 他們碰到更扯的狀況,才讓我又想起這些

Birgit1121 提到...

真是辛苦了!前面都沒發現小土人誕生,道賀來遲,勿怪喔~^^
想不到您這幾個月如此波折,希望不順利趕快過去,接下來就否極泰來啦!
小土人那麼可愛,一定會讓您的怨念越來越少滴.(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