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6日 星期日

To be or not to be

最近有件跟工作有關的事情想起來就讓我煩心,一直讓我在十字路口徘徊,猶豫著到底該怎麼做才好,也許不見得能夠雙贏,但至少要能保衛自己的利益。在翻譯這行打滾了十幾年,四年前因為種種原因加上疲於應付的職場關係 (我實在是個不太社會化的人),開始想要回家當一個自由譯者,考慮許久都無法下定決心,直到看了生命咖啡館,終於能夠放下當時所有的包袱,在三年半前加入自由譯者的行列。

現在,又走到了十字路口,卻沒有當時的灑脫了,當年之所以能夠瀟灑地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甚至有一種完全豁出去的心態,「單身」絕對是一個支持我的理由,也是最大的本錢,反正一人飽全家飽,每個月還是能夠幫家裡負擔部分家用就夠了,我不愛名牌,而且還宅得很,當時雖然沒有很多存款,但至少也沒有任何負債,養活自己絕對不成太大問題。而現在,結了婚、房貸車貸之外,還正在期待一個小生命的到來,生活不再是我要怎樣就能怎樣,凡事得考慮得更多、更清楚了!有了這個小生命之後,我更堅強也更膽小了。從小怕打針、怕痛的我,現在只要是必要的檢查,該扎的針不會少扎,以前不敢、不喜歡的事,現在也盡量去做,我不覺得這是偉大,只是希望小傢伙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然而,長到三十幾歲才開始懂得享受冒險的我,現在開始退卻、不敢冒險了,但,生命中如果沒有冒險,那還剩下什麼?我跟土人一直都努力 (我不敢說百分之百都有做到啦) 能夠讓對方在婚後仍能保有自己,而且我相信土人也跟我一樣,希望小土人未來也是一個勇於嘗試、敢於冒險的人,因此,對於自己這陣子的猶豫不決,連自己都覺得很難忍受自己。

然而,我一直都很感激土人對我無條件的支持,不管是三年半前還是現在,在我做最後決定之前,我都跟土人討論過這些事情,也跟他說我心中傾向怎麼做,他只跟我說,不論我做什麼決定,他都支持我。因此,三年半前我毅然決然退出職場之後,土人也在不久之後跟隨我的腳步 (其實不知道到底是誰跟隨誰的腳步,我認識他的時候他就是自由譯者,只是後來又跑回去上班了),變成我團隊的第一位成員。而現在,在最壞的情況下,我的決定也可能對團隊其他成員產生或多或少的影響,當然也包括土人,但他依然支持我的決定,讓我非常感動,這遠比任何實質的幫助、建議都還能夠讓我把自己先穩住,毫無後顧之憂,而且,在任何情況下都能讓我做自己!

有時候想想,翻譯這行除了勞力、腦力之外,工作時間跟報酬不成正比,在這行十幾年,市場單價提高就別提了,沒有降低就要偷笑了,如果不是真的有很大的興趣願意花很多時間投入,這行真不是人幹的,但是沒有相當程度的投入,更不會得到相對的樂趣和報酬。而客戶也不是省油的燈,尤其在本地化這個範疇,軟體製造商甚或廠商,無不絞盡腦汁開發更多所謂的「工具」來提升翻譯效率並降低翻譯成本 (這應該才是重點),本地化譯者除了專業知識之外,還必須有不斷學習、適應新工具的能力,才能維持自己的競爭力,這也就是為什麼每次聽到從沒做過翻譯的人想要做翻譯兼差時,都很想努力勸對方三思的原因,實在不是不相信對方的能力或要唱衰別人,而是真的很辛苦啊!離題了~

其實換個角度想,也許這次的事件是另一種機會 (雖然我目前還看不到,不過現在努力地讓自己相信),另一個讓我能夠在還沒殺成紅眼之前突破重圍進入藍海的機會。也許沒有這次的事件、沒有這些痛,我就依然在紅海裡面載浮載沉,而沒有辦法認真思考這些事情!讓我再想想吧!也許除了屈服或抵制之外,我還可以開創出不同的路!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