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7日 星期五

又見天安門?

我是一個對政治冷漠又冷感的人,從「中正紀念堂改名」事件開始到現在,我一直試圖強迫自己不要與那群人隨之起舞,也想假裝看不到聽不到這些惱人的事情,但,即使刻意不看新聞又怎樣?這齣芭樂戲依然不斷上演,甚至還有續集。終於,在從新聞畫面上看到有記者被捲在車子底盤,躺在醫院裡面奄奄一息,也有記者被撞到飛了出去,先不管記者給我們的印象如何,但記者們,也不過就是堅守著自己的工作崗位,他們又有什麼錯呢?我忍著不去看、不去聽那些冷言冷語,但在看到 Yishu 的我,譴責今日台灣所謂的「民主」後,心裡激動的情緒完全爆發出來了!

當我看著這些新聞畫面時,「天安門事件」這五個字突然迸出我腦海,這當然是兩個不太一樣的事件,只是忽然想到,當年,正值高中的我,因為對於天安門事件的情緒激昂,端午節前夕,穿著制服在中正紀念堂通宵靜坐,而如今,所謂的「自由廣場」卻發生了如此不自由、不民主的事情,多麼諷刺!原來,自由是自己愛做什麼便做什麼才是自由,民主是只准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才是民主!

每個人的政治理念都不同,並沒有所謂的對錯,當這些人喊著打倒孫中山、打倒蔣介石的時候,當這些人高喊他們是二二八事件的被迫害者的時候,雖然我並不生長在那個時代,也無法真正感受到那種痛,但我心裡想的是,每個時代多少都有每個時代的痛,那是屬於歷史的傷痛,發生的時候,我們無力阻止,但是,用這樣的方式就可以減少傷痛了嗎?心裡就爽了嗎?當這些人決定採取這樣的行動的同時,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想過,這也將造成後代子孫的歷史傷痛?難道打著自由、民主的名號,就可以合理化他們的行為了嗎?這樣就比他們所鄙視的人高明了嗎?我實在無法理解...

多年前的晚上在中正紀念堂為天安門事件犧牲的人民靜坐的我,看到台灣人民良善而美麗的心,昨天早上從新聞畫面上,看到的卻是自由廣場上為拆除「大中至正」牌匾而發生衝突、造成無辜記者重傷。我想,重要的並不是那裡叫什麼名字吧!

當我看著某大律師的兒子哭喊著:「我丟臉沒關係,我不要我的國家丟臉,我不要中華民國丟臉」的時候,我的心也在哭泣,但,哭泣的並不是丟不丟臉,而是我們到底留了什麼樣的東西、什麼樣的價值觀給後代子孫?

想到當時因為天安門事件所做的歌 -- 歷史的傷口

矇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
摀上耳朵就以為聽不到
而真理在心中 創痛在胸口
還要忍多久 還要沉默多久
如果熱淚可以洗淨塵埃 如果熱血可以換來自由
讓明天能記得今天的怒吼 讓世界都看到歷史的傷口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