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6日 星期一

O’ Ma 加油!

從上星期四晚上帶 O’ Ma 回家到現在,已經三天了,除了一點點小魚乾,還是不吃任何東西,幾乎不主動喝水,我們只能每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灌一次,怕 O’ Ma 沒有體力繼續跟病魔打仗,每天都帶 O’ Ma 回醫院打營養針。因為打針、打點滴、抽血,O’ Ma 兩隻前腳和前頸部都剃掉了一些毛,加上因為生病的關係,以前沒有皮屑 (類似人的頭皮屑) 的 O’ Ma,身上好多皮屑,而且原本黑黑亮亮的一身毛,也變得沒什麼光澤。我實在不忍心幫現在的 O’ Ma 拍照,也不想將 O’ Ma 現在的樣子 po 出來,我要將 O’ Ma 睜著圓圓大眼看著我們的模樣永遠記在腦中!

土人一直自責警覺性不夠,沒能早點帶 O’ Ma 去醫院檢查身體,而以前從來沒養過貓狗的我,這方面更是遲鈍,我嘴裡安慰著土人,既然事情已經發生,自責也無法讓 O’ Ma 馬上恢復健康,只能先把情緒放一旁,好好幫助 O’ Ma 度過這個難關,然而,看著 O’ Ma 不吃不喝,我們心裡也不好受,強灌的結果,造成 O’ Ma 強烈抗拒,越來越躲著我們。土人說,O’ Ma 現在一定很討厭他,我聽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醫生明確地告訴我們,現在就看我們是希望 O’ Ma 能夠延續生命,還是快樂一點,治療的方式不只一種,但過程會讓 O’ Ma 很不舒服,相對地,費用也不低。土人在網路上查了很多資料,腹膜透析 (洗腎) 是最有效但最不舒服 (費用也最高) 的一種方式,看到網路上有人提到動物中醫,可以用吃中藥、針灸的方式治療,但高雄的動物中醫我們只查到一家,去問診之後,雖然我跟土人都認同醫生的某些觀點,卻都沒辦法對那個醫生建立起信任感。

每次用針筒強灌 O’ Ma 水、胃乳片、酵母菌和營養品的過程中,都讓我們好挫敗,我們一直在討論怎麼樣對 O’ Ma 比較好,但是,「對 O’ Ma 比較好」到底是從人的觀點還是 O’ Ma 的觀點,這本身就是一個吊詭。我在十多年前曾經腎盂發炎住院過,大概知道這種事可大可小,已經有一定年紀的我,自然能夠理解如何配合醫生的治療能夠減輕自己的不舒服,但我們該如何跟貓咪溝通這些呢?我只能嘗試從 O’ Ma 的角度設身處地來思考,假設今天我不舒服,我一定也不想周遭的人逼我嘗試各種治療方式,我能夠理解周遭的人都是對我好,但這種好對我卻形成了壓力。因此,我嘗試跟土人溝通我的想法,站在我們的立場,當然希望 O’ Ma 趕快恢復健康,但是如果造成 O’ Ma 的抗拒、壓力,也許反而會引起反效果,也許我們該從 O’ Ma 比較不排斥的方式做起,不要一股腦兒全部硬塞給 O’ Ma,畢竟,這是一場硬仗,我們應該付出更多耐心,堅強地照顧 O’ Ma。

O’ Ma:你是我們全家生活的重心,你不在家的時候,BB 不說話了,Tora 比平常更撒嬌、黏人,好像要把你對我們撒嬌的那份一起做一樣;你回家後,BB、Tora 和果凍似乎也察覺你不舒服,很乖地都不去吵你,BB 也乖乖地趴在你身邊賠你;你陪著土人度過許多快樂、失意的日子;土人睡覺時,你總要趴在土人身邊一起睡;土人關起房門一個人在房間太久沒出來時,你總是急到抓門,想要進去跟土人在一起;只要聽到一樓車庫鐵門捲起的聲音,即使是在二樓睡覺,你還是立刻跳起來,衝下樓去迎接土人;你是讓我拋下對貓咪成見的第一隻貓咪,我永遠也忘不了你第一次在我睡覺時,在我頭上走來走去、從我身上踩過去的情景;每次我吃土司夾荷包蛋或肉鬆時,也都不忘留下一些你最愛的流出的蛋黃和一點點肉鬆碎屑跟你分享;你喜歡跟我們一樣用馬克杯喝水,現在我們每天都用馬克杯幫你準備乾淨的水;甚至,以前每次看到、聽到你在抓床單或餐廳的皮椅時,我都會嚴厲地叫你不要抓了,而現在,我會覺得那表示你還有體力做你喜歡做的事;即使你現在不舒服,看到你對我們全然信任、全然依賴的眼神,讓我毫無招架之力!O’ Ma,你還要陪我們一起度過更多美好的日子,你還要跟我們一起迎接小土人的誕生,幫我們照顧小土人,當小土人最好的朋友,請你一定要加油!

O’ Ma 加油!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