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3日 星期三

試讀:鋼穴

cave

以前從電影上看到有關機器人或複製人的電影,總是看到機器人與人類過於接近之後,所面對的問題就是機器人想要取代人類,存在世界上,因此出現機器人與人類的戰爭,機器人因為熟知人類模式、複製速度快,一開始總是佔上風,但是機器人是人類製造的,一定會有一個極限/罩門,所以最終總是人類勝出。

然而,艾西莫夫的《鋼穴》,卻讓我對機器人產生另一種完全不同於以往的感受,雖然只是一個刑警追查一宗謀殺案的簡單架構,艾西莫夫卻早在六十多年以前,就已經成功刻畫出機器人與人類之間的矛盾關係,並充分表達出人類對於機器人的出現所顯露出來的自大與自卑心態。

從機器人學三大法則 (1. 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或袖手旁觀坐視人類受到傷害;2. 除非違背第一法則,機器人必須服從人類的命令;3. 在不違背第一及第二法則的情況下,機器人必須保護自己) 可以看出,艾西莫夫所勾勒出的未來世界,是一個「人機共處」的和平世界,但從另一個角度看,其中卻潛藏著主從關係,在人類的利益不受影響的情況下,機器人才能保護自己,也難怪貝萊刑警等人類總是會不自覺地命令機器人做一些瑣事,藉以顯示並證明人類的優越感,而包裹在優越感裡面的,卻是因為機器人日後可能會超越人類,甚至取代人類而產生的自卑感和恐懼感。因此,機器人的設計,永遠是附屬於人類的器具,協助人類的一個角色而已。

在艾西莫夫建構的未來世界中,機器人是跟人類生活在同一個空間中,跟人類一樣有著階級之分,因為生態問題,人類呼吸到的是空調處理過的空氣;吃的是由酵母加工的配給食物;用的是公共的個人衛浴設備;表現良好才能得到偶爾在家用餐的機會;搭捷運時,沒有座位的人站在下層,享有特權座位的人則在上層,就這麼過著千篇一律、毫無例外的機械生活。

這樣的生活到底缺少了什麼?住在如同鋼穴般的城市中,吃到天然栽種的蔬果,變成一種奢侈的享受;能夠吹到自然風變成一種遙不可及的夢想;處處都要以識別證證明身份才能通關的現象,讓萬物之靈的人類也被物化了;而人與人之間也出現了越來越大的疏離感。在「人機共處」的同時,隨之而來的是人類在心理、道德、法律、社會以及文化等層面所引發的各種問題。人類該怎麼面對這些問題呢?當機器人擁有了人工智慧、人工意志、人工意識,甚至感情之後,是否就能與人類無異了呢?而過著機械般生活的人類,如果只是照著各種規格生活,那還稱為人嗎?人類與機器人的界限到底在哪裡呢?

不管未來的世界機器人會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地球的生態環境會變成怎麼樣,現在能夠吃著天然的食物、吹著自然風、在自家的浴缸裡面泡澡,都成了一種奢侈的享受...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