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4日 星期日

世上沒有絕對的定義 — 時光閃電

時光閃電

二○○五年,歐洲最優秀的物理學家、哲學家、古生物學家、歷史學家齊聚在印度洋一座無人小島上執行跨時代的研究計畫,連霍金也認為不可能成功的科學實驗。這群科學家想要扭轉時間的定律,讓「現在」的人得以一窺「過去」。就在他們的研究終於有了重大突破,成功扭轉時間的同時,也喚醒了一股可怕的力量。到底是一股什麼樣的力量,讓這群頂尖的科學家在研究因為突發狀況而中止之後,紛紛產生不同的症狀、夜夜被惡夢糾纏、無時無刻都過著膽戰心驚的生活?他們該如何逃離惡魔的詛咒,才不會成為下一個犧牲者?

老實說,「時間弦」、「紅衫木理論」對於我這個對物理一竅不通的人來說,要在有限的篇幅內瞭解這些理論,實在是滿困難的一件事,但,令人欣喜的是,即使缺乏對《時光閃電》中提到的種種理論的專業知識,也無損於閱讀這本書的樂趣,從一翻開這本書開始,我就不由自主地隨著情節呼吸,跟著書中的科學家一起尋找潛藏在黑暗中的神秘客,然而,當答案揭曉時,雖然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甚至唐突,但在回想整個故事之後,卻又找不到任何漏洞,不得不佩服作者的巧妙安排,讓我忍不住拍案叫絕!

從現在回到過去,即使沒有嘗試改變過去曾經發生過的事件,「窺探」本身,就已經對過去造成干擾,而這樣的「窺探」所帶來的衝擊,在這群科學家產生後續效應的同時,也讓這群科學家成為研究的一部分 — 活生生的實驗室白老鼠,這就是必須為科學實驗所付出的代價,也是科學家的宿命,一方面想盡任何辦法讓實驗成功,證明自己的理論,但在另一方面,對於實驗成功了之後會發生什麼樣的連鎖效應,誰也沒有辦法完全預估、掌握,只能做一些亡羊補牢的補救措施,進行下一個未知結果的實驗,於是,我們現在便得以「享受」這些實驗成果。

在「鋸齒空間」實驗中止之後,發生在這群科學家生活中的失控行為,究竟是夢是幻?剛開始,我一直比較偏向艾莉莎等人「真的」看到了來自過去的神秘客影像,只是因為各種可能的原因而看不到神秘客的臉,然而,一直到我闔上書之後,才發現另一種可能性。利用普朗克時間 (時間的最小單位) 所抽出來的片段影像是什麼樣的狀態,誰也無法預料,透過加速器,即使是億萬分之一秒的邪念/惡念,也無所遁形。因此,艾莉莎等人所面對的恐懼,是不惜讓自己成為連自己都陌生的另一個人,也要屈服、取悅的神秘客?還是透過「窺探」過去,也看到自己內外的不一致;保守、中性的裝扮下,渴望的卻是以狂野、性感的一面吸引他人注目,但是自己又沒辦法接受、也不想讓別人看到這一面?別人看來溫和、虔誠的基督教徒,卻也曾經有報復的意念?

人的恐懼是具有形體的惡魔?還是沒有形體的心魔?當亞當和夏娃在吃了禁果之後,眼睛睜開了,開始有了是非善惡的觀念與羞恥心,於是便在二元對立之下產生了衝突,面對是與非、善與惡時,便需要選邊站。我們從小就被教導要成為一個好人、要有道德感、不能做壞事等等,然而,當看到了透過加速器而放大的極短暫時間,而發現自己其實不是自己心目中的那個形象時,有多少人可以坦然面對呢?究竟好人和壞人如何區分?區分的標準在哪裡呢?我喜歡書中所說的:世上絕對沒有任何人能輕易被明確定義。每個人身上都有某些特質,此外還有些別的,甚至包括負面特質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