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9日 星期四

試讀:孤島戀人

island

痲瘋病又稱為漢生病,其病菌與肺結核病菌類似,會侵害手腳和臉部的神經,若不接受治療,可能會導致手指、腳趾和眼皮無法動彈。有些病患因為失去疼痛感而更容易受傷或燙傷,嚴重或造成感染,最後甚至導致失明或不得不截肢。越晚發現症狀,造成傷殘的機率越高。由於社會大眾的恐懼和誤解,遭到家庭和社會的排斥,因此在 1903 到 1957 年間,史賓納隆加島 (克里特島北岸附近的一座小島) 成為希臘隔離痲瘋病患的主要地點。這座小島形同一個小型社會,有學校、有醫院、有市場、有教堂,還有自己的政治領袖,唯一不同的是,島上幾乎所有的居民都是痲瘋病人,在這個絕望多於歡樂的小島上,牽連著四個女人曲折的一生。

個性完全遺傳自母親艾蘭妮,爾後又在母親因痲瘋病過世之後也感染了痲瘋病的瑪麗亞,在《孤島戀人》一書中,無疑是最令人心疼,也最討喜的角色,看著瑪麗亞為了照顧父親,耽誤了自己的青春,以為找到理想中的對象時,發現自己感染了痲瘋病,未來夫家因此解除婚約,而後又從好友口中得知前未婚夫與自己的親姊姊有曖昧關係時,我也忍不住為瑪麗亞曲折的人生感到不捨。

然而,書中更吸引我的角色,卻是那個任性、自私自利、經不起誘惑的姊姊安娜。外表強勢、一心想要逃離家鄉的安娜,在我看來,她所有的行為,在在都顯示出她對現實生活的不滿、無法接受現況。她無法接受生活上的貧困和母親的痲瘋病,也無法抵抗金錢與肉體的誘惑;她所追求的財富、愛情,不但沒有讓她從此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反而把她推向欲求不滿的無底深淵。

透過兩個個性截然不同的姊妹,連同我在內,很容易地會賦予瑪麗亞更多的同情與愛護,同時也不知不覺地認為安娜罪有應得、自作自受,但是,平心而論,難道安娜不也是當時環境下的受害者?當我們隨著書中角色的情緒起伏時,看到的是屈辱還是勇敢?是背叛還是激情?是痲瘋病還是愛?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