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日 星期四

試讀:龍骨

bone

相傳長江三峽是由中國的民族英雄──大禹所創造的。
大禹治水時,驅趕飛龍,逢山鑿山,拓出疏洪河道,解除了水患,讓百姓得以安居樂業。而「龍骨」正是飛龍之骨,具有神秘的力量、強大的療效等超人的能力,甚至能逢凶化吉,趨吉避凶。
然而,史學記載上正真的「龍骨」其實是龜甲獸骨。古代中國人將文字圖畫刻於其上,這正是目前發現最古老的中國文字。龜甲獸骨上刻的內容多半是給民眾的政經宣導、神諭,及一些規範。這些「龍骨」(還有龍脈) 交織出的地理,跟中國的壯麗山水緊扣在一起,影響進而形塑出當地的人文景觀。                            ──摘錄自《龍骨》中死去考古學家的筆記

三峽大霸施工過程中,在長江中突然發現一具美籍考古學家的屍體,負責調查「全愛會」的女督察劉胡蘭因天安門集會的處理不當,被派往三峽調查考古學家喪命一事,同時,因痛失愛女而導致與胡蘭的婚姻幾近崩潰的美籍丈夫大衛,也受到中國政府的委託,以律師身分,與胡蘭一起進行調查,以找回失蹤的文物。就在胡蘭與大衛到達長江三峽的第二天,被懷疑走私古文物至香港拍賣的英國女子莉莉,即慘死在自己房裡,死法一如中國古代的「五刑」。一連串的謀殺案似乎都跟失蹤的文物「如意」有關,向來以直覺辦案的胡蘭,一直堅信這些事件與全愛會有所牽連,到底真相是什麼呢?這些謀殺案真的和全愛會有關嗎?胡蘭與大衛會因為一同調查這個案件而重修舊好嗎?

老實說,當初申請這本書的試讀前,特別稍微查了一下作者馮麗莎 (Lisa See) 的背景資料,對於在台灣出生、在台灣受教育的我來說,中國、中國人民、中國文字、中國古老傳說,早就耳熟能詳,而且早已存在著一些參雜主觀想法的認識,然而,對於一個在巴黎出生,在洛杉磯長大,目前定居洛杉磯的外國人來說,她會如何看待中國、中國文字、中國古老的傳說,這是我相當感興趣的一點,也因為如此,在閱讀《龍骨》的過程中,我盡量嘗試替自己戴上一副眼鏡,以自己對外國人有限的認識,用外國人的眼光來看這本書。也許就是因為如此,我並不是很在意這本書是不是很「紅」,也不會預期作者馮麗莎所認識的中國會是什麼樣子,也因此,對於大禹是否被神化,這段歷史是否屬實,我可以用不見得認同卻可以理解的方式來看待。

從這樣的角度閱讀《龍骨》,我發現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在看待一件事情時,中國人容易將事與情、個人與團體混雜在一起處理,而西方人則比較能夠清楚將事與情,以及個體與個體分開處理。如同書中所說:「大衛知道胡蘭在看事情的時候,都拿地域政治學的眼光在看,像國家想要保住的形象,或是地域間因民心所向而衍生的糾葛的角度。但他在看事情時,則是以家庭背景、人際關係、人性等因素去剖析...」。

因此,撇開個人政治立場和主觀意識,看得出來作者馮麗莎的確花了一番功夫瞭解中國文化,至於所呈現出來的結果是否能夠與我們所認知的史實或現況相符,並不是我的焦點,我所關心的是,在讀者與作者,以及台灣人/中國人與西方人不同認知的背後所呈現出來的現象。

3 則留言:

土人 123 提到...

「用不見得認同卻可以理解的方式來看待」
這要實際做到,很難。

欽佩欽佩~

olivia 提到...

有歷史....趕緊避開....

外國人對我們的認知,以我看到的是來自新聞。
所以有時我好想解釋,說明一些台灣新聞給外國及中國同學聽。

Lizzie 提到...

to 土人
的確不太容易
首先把自己抽離可能會簡單一點吧!

to olivia
雖然我不住在國外
但幾次出國的經驗
就完全能夠體會到
人在異鄉會比較愛國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