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5月1日 星期日

上山、上山、愛

幾年前讀了「上山、上山、愛」,在這本書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李敖從文學、歷史、哲學、政治、佛學,甚至數學角度所印證出來的詭辯能力。因此,看完整個故事前,我一直把自己所得到的東西侷限於「增加不同角度的思考方式」,以及從另一個角度來解析/了解歷史和政治。甚至,我覺得這是一本不頂著哲學的大帽子,卻處處可見哲學,而且可以訓練思考能力的書。直到我看到了這本書跋的部分,在我了解這本書的背景,知道這本書在李敖坐牢前就構思好並完成部分,但隨著李敖的坐牢,這本書的紅色部分被國民黨沒收並將這本書變成禁書之後,我開始思考這本書所想表達的真正意思。當李敖寫著:「國民黨退還了部分『上山、上山、愛』這本書的片段,原因是,那些片段是黃色的,而非紅色的,偽政府只管『大頭』,不管『小頭』,所以,網開『小頭』一面,還給你」時,我似乎看到李敖的嘴角微微揚起,嘲笑那些沒有真正看懂這本書的人,焉知黃色的內容下,還是紅色的批判。黃色,不過是紅色的保護色罷了。

既然黃色只是紅色的保護色,那麼黃色內容和紅色內容說的還是同一件事。也就是說,書中的男主角萬劫,其實也就是李敖自己,而三十年前的葉葇和三十年後的陳璧君則是以解嚴為分界點的三十年前的台灣,和三十年後的台灣,彼此血脈相連,息息相關,但除了在消失和誕生之間曾經交錯過之外,彼此從未再相見。萬劫對於三十年前的葉葇的愛,和對於三十年後的陳璧君的愛,如同李敖對於台灣解嚴前的愛,和台灣解嚴後的愛。不同的是,李敖以紅色批判老國民黨,卻以黃色愛女人。簡單的說,就是愛之深,責之切。李敖藉由萬劫對於前後兩位女主角的愛,來呈現李敖希望台灣人/老國民黨能夠揭開虛偽的面紗,拋棄形而上的自由民主,廣納所謂異議份子的建言,讓台灣達到真正的自由民主。就像書中的萬劫,一定要透過剝下葉葇的衣服,看到、感覺到真正的葉葇後,才能讓葉葇真正的信任萬劫,成為真正的女人。沒有為反對而反對的異議份子,就沒有真正的民主。異口同聲是獨裁,不是民主。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