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7日 星期四

母乳製造廠正式停工

IMG_2759 母乳製造廠自99年9月14日開工,至100年6月19日停工,其間279個日子,共生產221,495cc (不包含親餵和自己溢出來的部分) 的母乳,用過兩台自動吸乳器 (因為第一台漢堡機機體容易潮濕,電力就會變得斷斷續續,而且比較沒力,導致硬塊推不開),之前塞滿冰箱冷凍庫雙層和門上的母乳,現在只剩下一層,估計0.5個月到1個月之後,便會清空,到時小土人已經10.5~11個月,母乳製造廠的階段性任務也算完成了!(右側的相片是今年一月下旬拍的,當時還有一些冷凍食品沒拿出來,門上也還有空位,還不是全盛時期)

在製造母乳期間的心態非常有趣,甚至到了有點患得患失的地步,只需要幾滴就可以維持一天的出生第一天很快就過了,接下來就面臨了需求量越來越大的供不應求問題,吸不夠的小土人黃疸指數很快地就上升了,但我還沒拿捏到徒手擠奶的訣竅,護理站和嬰兒室的護士多半只是口頭上提醒我每次親餵完要把剩下的擠出來,乳腺才能暢通,產量也才會越來越多,但一開始並沒有漲痛的感覺,也就沒什麼危機意識,直到出院前一天小夜班的護士來巡房,發現我已經有些地方因為乳腺還沒暢通而結硬塊,便自告奮勇示範給我看,並徒手幫我擠了半個多小時,把一邊的硬塊全部推開,才讓我日後不至於得乳腺炎。

到月子中心之後,印象最深刻的是在9月19日凡那比颱風來襲的那天下午,土人回家檢查門窗、餵當時正在生病的O’ Ma吃藥,順便看看其他貓兒狗兒之後,發現仁武淹大水了,雖然我們家巷子沒淹水,但往月子中心的主要道路上淹水了,加上土人要出門前開始停電,車庫的電動鐵捲門拉不起來,本來想要跟對門的小毛借車,但路上大大小小坑洞太多,路況相當差,為了安全起見,土人就待在家裡了,而我擔心一個人照顧不來才出生不到十天的小土人,便把小土人送回嬰兒室,但因為母奶還不足的緣故,只能每兩個小時起來擠奶一次,擠完之後就趕緊送到嬰兒室給小土人,就這樣折騰了一夜,幾乎都沒有睡覺,就為了能讓小土人盡量還是喝純母奶。從此之後,便開始了白天每兩小時一次,半夜每三小時一次的擠奶生涯。

從月子中心回家之後,產量逐漸增加,但還是維持著兩、三小時擠一次奶的習慣,於是,我的手機裡訂滿了鬧鈴時間、筆記本裡面寫滿了每次擠奶的時間和產量,白天時,通常阿嬷或土人餵小土人喝奶時,我就在房間擠奶,而在半夜時,如果土人爬不起來,我就餵完小土人之後擠奶,沒多久之後,奶量越來越多,但我ㄋㄋ周圍的皮膚開始脫皮,沿著左手大拇指外側到手腕、前臂的那條筋開始痛,加上每天抱小土人,於是我得了狹窄性鞬鞘炎,也就是俗稱的媽媽手,自此,我手腕無力、大拇指向外撐開會痛、沒辦法擰乾毛巾。因為母乳製造廠運作中,所以我堅持不吃藥,也不用任何可能會影響母乳製造和母乳品質的方式治療,去骨科診所做了幾次電療復健無效之後,醫生建議我打類固醇,如果類固醇還無效,就只能開刀切除腱鞘。雖說醫生一再保證類固醇劑量很少,沒什麼影響,但我還是怕怕,而開刀,那是要斷手筋嗎?切除腱鞘之後,以後不就手腕無力了?所以我決定轉投中醫懷抱,用針灸方式治療。針灸需要幾個療程才能治好?沒有醫生敢掛保證,只說最好的方式是吃藥加上完全的休息。吃藥,醫生是說藥物不會經由母奶影響小孩,但不保證不影響奶量。至於不抱小孩,怎麼可能?因此,我在小土人兩個月左右時,左手得媽媽手,四個月左右時,只靠兩個療程的針灸而痊癒,但左手痊癒的同時,右手得了媽媽手,一樣經過兩個療程,但右手至今太使力還是會痛。

一段時間之後,對於每兩、三個小時擠一次奶,而且半夜還得爬起來擠奶這件事感到非常疲憊加厭煩,但心裡另一個聲音又告訴我,至少撐到小土人六個月吧!六個月之後再來考慮要不要繼續餵母奶 (如果那時候還有的話),雖然是這麼打算著,心裡卻又隱隱約約覺得如果母乳製造廠能夠製造那麼多母乳,為何一定要限定六個月?跟土人討論之後,決定先不要想那麼遠,先把兩、三小時擠一次,改成三、四小時擠一次好了。這麼施行一段時間之後,母乳製造廠似乎沒有因此罷工,反而更加努力生產母乳,導致我的冰箱冷凍庫爆滿,每次關冷凍庫門的時候,都要用力推,打開時,常常都會掉落好幾個母乳保存袋,每次從台北回高雄時,帶回的母乳比帶去的母乳還多包,從此以後,我的冷凍庫只有小土人的食物,沒有我們的食物。於是,我們又傷腦筋了,眼看冷凍庫就要裝不下了,難道要再去買一個冰箱或買一個冷凍櫃嗎?這樣會不會太誇張了?以後母乳製造廠停工之後,多買的冰箱或冷凍櫃不就沒用了?這樣不是很浪費嗎?那邊可以租冷凍櫃嗎?要把多出來的母乳捐出去,給需要母乳的其他孩子嗎?母乳還能做其他再利用嗎?

認真說起來,我的奶量並不是真的那麼大,照小土人的體重來計算每天平均需要的奶量的話,應該只會多出一些,但實際上,小土人每天喝的量常常低於平均值,但他每天精力充沛、活蹦亂跳,所以我們後來也沒硬逼他每天一定要喝多少,但這也就是為什麼冷凍庫越來越滿的原因了,既然母乳這麼珍貴,我們又不想浪費,只好動動腦,看看怎麼發揮母乳的最大效益了。因此,我的母乳曾經給當時病重、食慾極差的 O’ Ma 喝過 (想說母乳分子比較小,比較好吸收,也許可以幫 O’ Ma 補充營養);曾經拿出去請人代做母乳皂 (不過用的是小土人沒喝完、剩下的母乳);曾經給當時剛出生、母乳還不夠喝的小小毛 (但被醫院護士看到後,生氣地制止);曾經認真去母乳協會網站爬過文,了解怎麼捐母乳 (後來覺得有點麻煩,就算了);曾經給附近撿到、尚未斷奶的小貓喝 (小貓喝了活蹦亂跳);現在則是將小土人喝剩的給阿咩當點心 (嘴饞的阿咩可愛了)。

五月下旬,產後第一次MC來了,奶量稍微減少,一開始有點失落,但後來發現其實沒有少多少 (我都有做記錄),而且每天的產量還是大於小土人每天喝的量 (平均一天多一包,約 300cc),所以心情又從失落變成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當時我已經從每兩三個小時擠一次、每三四個小時擠一次、…、一直進階到每天擠三次了,但我仍然覺得很累,因為開始吃副食品的小土人,每天喝奶的量越來越無法控制,長期冷凍庫塞滿母乳的結果,意味著我們沒辦法買任何冷凍食品或需要冷凍的食材,也因此吃便當吃到膩。每天擠三包、喝兩包、存一包,最終冷凍庫空出來的時間還是遙遙無期。於是,我算了算存量,如果現在 (五月) 開始退奶,小土人應該能喝到10個月左右,土人也覺得提供到10個月也差不多了,庫存喝完之後,就喝配方奶吧!

這麼決定之後,我就開始拉長每次擠奶的間隔,而且如果不覺得漲就不擠,忍受不了再擠,而且以擠到不漲為原則,而不清空,讓身體告訴大腦現在不需要那麼大的產量了,就可以自然退奶,但要注意不要有硬塊,以免乳腺發生阻塞。剛開始比較難忍受,忍受不了時,拼命擠又一堆,但慢慢的,間隔越拉越長,也越來越沒有漲痛的感覺,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母乳製造廠就正式停工了,我的階段性任務也告一段落了!

現在,看著冰箱冷凍庫滿滿的母乳從兩層到一層,門上也空出了一半,心裡又開始有點失落了,等剩下的喝完之後,想要再製造也製造不出來了,但開心的是,皮膚上脫皮的部分已經慢慢好轉。

P.S. 小土人阿嬷說不要打退奶針,因為打了退奶針之後,下一胎母乳會變少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目前也不知道還要不要再生一個,不過先聽著好了),最佳退奶食材 (韭菜) 我又不愛吃,所以選擇採用自然退奶的方式。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