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6日 星期二

一輩子的朋友 - 20 週年紀念

人生之中沒有幾個 20 年,但幸運的是,在我的生命中有幾個相交 20 年以上又談得來的朋友,其中,和 Annei 和 Yishu 的緣分,最為奇妙。

大一時,分屬三個不同科系的我們,被分配到了同一間寢室,原本這也不是太稀奇,稀奇的是,學校宿舍房間有限,新竹以北的學生基本上並不在住宿的優先考慮名單內,住台北的 Annie 和我,因為家離學校很遠,通勤太累,想要住宿,只能登記候補,幸運的是,開學一星期左右就候補到,搬進了宿舍,大約又一個星期之後,Annie 也候補到同一間寢室,而英文系的我,原本應該住在英文系大本營 - 女三舍,也因為候補的關係,進了女二舍。之後,連續四年我們三個都有通過寢室的大檢 (整潔檢查),所以沒被踢出去,就這樣,我們一同畢了業,還在畢業前幾週,一同揪出了同寢室偷錢的學妹,一同要求學校讓學妹退宿,而且在學妹畢業之前,都不得再住學校宿舍 (當時年輕的我們,單純的認為應該在不能確定學妹不再犯之前,至少將可能受害的人減至最低,現在想想,也許我們剝奪了學妹自新的機會)。

畢業之後,三人各自忙於自己的工作,聯絡變少了,但空閒之餘,我也不忘約約同在台北工作的 Annie 一起吃飯逛街聊是非,有時候也飛到南部和後來回家鄉工作的 Yishu 聚聚。偶爾好不容易三個人可以喬出共同時間碰面,聊到大學時代寢室的生活,還是會笑到肚子疼、直不起腰。就這樣過了幾年之後,某天在 Annie 妹妹家看 Annie 妹妹婚禮時拍的影片,突然在送客那一段看到熟悉的身影,兩相比對基本資料之後,才發現 Annie 姑丈是我爺爺的舊識,小時候過年過節常常看到他們。跟 Annie 爸媽聊起,又發現 Annie 媽媽竟然是我家親戚小時候的鄰居,甚至 Annie 還說他想起小時候看過我 (這一點我嚴重懷疑啦!雖然我們的確有去同一個地方,但我對於 Annie 口中描述的景象完全沒印象)。後來跟 Yishu 聊起我很小的時候住過高雄,也發現當年住的地方離他家不遠,這種緣分還真是奇妙!

三年前 Annie 結婚,我是她的伴娘,Yishu 夫婦也北上參加,從訂婚到結婚,我們一起陪 Annie 走過,將 Annie 的手交給她老公 (不不不,這是 Annie 老爸的工作,但精神上的確有這層意義),在 Annie 與她老公串謀之下,將捧花丟給了我,而我也在同年年底結婚 (這當然跟捧花無關,原本就有打算在隔年結婚,只不過因為搬到高雄,雙方父母希望我們先登記而已)。Annie 結婚後不久,我們興起了在高雄買房子,搬到高雄的念頭 (因為 SOHO 工作地點不受限,住的地方也不受限),但除了 Yishu 和土人的一個阿姨,我們在高雄就沒有熟人了,所以找來找去,竟然搬到 Yishu 家對面,與她當鄰居,彼此照應 (不過受 Yishu 夫婦照顧的比較多啦)。

兩年前 Annie 懷孕,顧不得當時已經大腹便便,偕老公與妹妹,一同參加我和土人在 2009 年年底補辦的婚禮,並在去年年初,生下了可愛的女兒,巧合的是,就在 Annie 預產期的前幾週,我發現我懷孕了,當我興奮地想要跟 Annie 說的那天清晨,Annie 生了,三個半月之後,結婚多年一直還沒消息的 Yishu 也懷孕了,於是我們三人分別在虎年的年頭、年中和年尾,生下了我們第一個小寶寶,並許下在我們三個認識的 20 週年,也就是今年,一起帶著我們的老公小孩,來個親子旅遊!

結果,提議的人是我,到現在八月中都還沒開始規劃,因為真正開始當媽媽之後,才知道要帶小小孩出去旅行,而且還不只有一個,是多麼大的挑戰!光是從南到北的車程,要小孩一直乖乖坐在汽車座椅上就很困難,不過,到年底還有幾個月的時間,搞不好還是可以成行喔!也或者,從挑戰較小的國內旅遊開始好了!

也許下一個 20 年,辦親子旅遊就不會那麼困難了,但等到那時候,可能我們的兒子女兒還會帶上他們各自的男女朋友,更或者,那時候他們已經不願意跟我們同遊了!

7 則留言:

臺灣沈 提到...

未來會更好,也會有無限可能。

無限台南 提到...

蝦米 !!! 第一次見到 Annie 已是三年前的事了,
無巧不成書,但也是用心經營而來的,
非常羨慕您們感情如此的好。

Lizzie 提到...

謝謝台灣沈!

總筒
是的,小土人大了,您也老了
P.S. 怎麼沒見您去玩小小毛?

olivia 提到...

記得我有回應這篇文啊....
誰吃掉了....


以前每年回台灣會努力與所有老朋友相聚,兩年前開始不這麼作了,一是空間時間造成某些差異,二是每次都覺得只有我最閒。

現在回台灣,我只和一老朋友聚會,我分析了一下,因為我和她有某些生活是相似的。

不知像我們這樣往上相識的朋友會怎樣?

Lizzie 提到...

olivia,

我也記得你好像有留言耶!到底是誰吃掉了?但我比較好奇的是,這次留言和上次留言相同嗎?嘿嘿!

不論是在哪裡交的朋友,我個人在維繫感情這方面其實是滿隨性的,友情的經營並不是單方面的老是某一方在找另一方,這對我來說是不太平衡的關係,合則來,不合則去,我不認為沒有常常打電話、寫信、碰面與友情的深淺有絕對的關係,真正的朋友,即使彼此距離遙遠、即使很久沒碰面,碰面了還是完全沒有時空的距離,只要知道對方也在另一端努力地生活,那就好了,不是嗎?

olivia 提到...

昨晚睡覺前來了你這裡.....

我沒有失眠,但想了一會你的話。這是我後來改變的,以前這情況,想事情的情況,我就會失眠。

"合則來,不合則去"
我也是這想法↓↑
"真正的朋友,即使彼此距離遙遠、即使很久沒碰面,碰面了還是完全沒有時空的距離"

......."合則來"="真正的朋友"?

繞了無數彎之後,結論是我變了(想法沒變,變的是作法)。

我跟教會的小朋友都很好,現在我在學如何跟大人相處,因為我與人相處的模式一直沒長大.....

謝謝妳讓我又往前進了一步。

Lizzie 提到...

olivia,

搞不好這只是我把自己朋友不多這件事合理化的藉口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