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9日 星期日

北高生活大不同

IMG_1618 算算從台北搬到高雄已經八個月了,碰到親朋好友的第一句話,多半就是問我們習不習慣高雄的生活,對我來說,其實也沒有什麼習不習慣的問題,反正就是宅女一個,就算搬到火星上,我可能還是個宅女吧!雖然這麼說,生活上還是有些改變,最大的改變大概就是開始自己做飯了,在台北的時候,因為和父母同住,時間到了自然有人叫吃飯,懶得吃飯時也有人不時催促我吃飯,到了高雄之後,住的是比較鄉下的地方,吃東西雖然也很方便,卻沒有市區的餐廳那麼精緻,而且多半都放很多味精,每每吃完飯就口乾舌燥,甚至吃到胃痛,不到一個月,我們就舉雙手投降,趕快把廚房弄好,自己隨便煮煮也比吃一堆味精強,因為青菜便宜又好處理,青菜吃多了,漸漸地,開始想念以前在家吃到膩的菜,還特地打電話回家問媽媽怎麼做,而現在,阿基師的《59 元出好菜》變成我們家的聖經,想不到吃什麼菜的時候,就挑幾個方便好做又好吃的菜來玩玩,也算生活中的一大樂趣!

此外,南部人的人情味是我這個從小到大都在台北生活的都市人從來沒感受過的新鮮經驗,對面鄰居是從大學就同居四年的 Yishu 夫婦就不用說了,他們當然是協助我們熟悉環境最大功臣,也是生活上互相幫忙、互相照顧的好朋友,連帶著,我們也受到 Yishu 媽媽的照顧,免費供應的冰紅茶、三不五時的新鮮蔬菜,就連 Yishu 媽媽的好菜,也有我們的一份。而隔壁的鄰居媽媽每次碰到我們,也總是親切地跟我們打招呼、聊聊天,無奈我的台語不輪轉,所以通常是土人在聊,我在旁邊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著,外帶傻笑。前幾天在郵差和 Yishu 他們都不會出現的時間,我們家門鈴竟然響了,結果竟然是隔壁鄰居買了一大箱龍眼,鄰居媽媽特地裝了一袋送我們,要跟我們一起分享美味的龍眼。

說到人情味,這裡的郵差也很有意思,以前住台北的時候,因為住的是大樓,根本很少跟郵差面對面,掛號包裹也都有警衛室代領,再之前住公寓的時候,偶有碰過郵差有掛號信也不按門鈴,要不然就是隨便按兩聲,我們還來不及回應,便直接丟掛號招領單到信箱,甚至還有因為根本沒收到掛號招領單罰單便過期未繳,造成罰金加倍的情形,而我們這邊,有一位很有趣的郵差先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前陣子我跟 Yishu 都參加很多試讀活動,因此會同時收到出版社寄的試讀本和贈書的關係,有天郵差竟然問我認不認識對面 XX 號 (Yishu 家),確認我們彼此認識而且很熟之後,從此我們兩家只要有一家在,從來沒漏收過掛號包裹!

以上對我來說都是新奇美好的經驗,但其實有些地方也有些小小的不習慣,例如宗教,南部人信的多半是道教或民間宗教,雖然我祖父是虔誠的佛教徒,我自己對所有宗教卻是抱持著隨緣但尊敬的態度,並不排斥任何宗教,對我來說,只要不走火入魔、不擾民,什麼宗教都好。也許是因為我們這邊是鄉下地方,很多戶人家就在自己家開設大小宮,這也不打緊,但是這些宮竟然會挨家挨戶按門鈴要求捐獻 (上次還碰過台南的宮竟然跑到我們這邊來募款),更甚者,三更半夜或一大早就開始敲鑼打鼓放鞭炮,直擾人清夢。幾個月前,隔壁搬來一戶人家,把自己家拜的神安在車庫,燒的香透過窗戶,直接飄進我們家,每天固定時間還播放誦經機,連在二樓工作的我們都可以聽到,但是隔壁屋主不挑房客,我們能怎麼辦呢?總不能每天門窗緊閉吧?!土人只好跟對方打好關係,三不五時詢問一下他們什麼時候要把我們兩家中間隔起來 (原本只有鐵架相隔),好在前一陣子他們終於找人用木板隔起來了,讓我們終於能夠擁有比較新鮮的空氣。

最後就是養寵物的觀念,我在台北沒有養寵物的經驗,就連 BB 以前也是放在土人台北家養的,台北人養狗,多半是當寵物來養,而南部人養狗比較著重在功能,通常是用來看門,但不論是當寵物還是看門,我都覺得既然決定要養,就應該要教,不能干擾到別人。我們家斜對面一戶人家養了四隻狗,平常在家不知道主人是怎麼教的,每次他們門一打開,四隻狗就衝出來大叫、追著人跑,甚至咬人,我們這邊下午很多老人家出來散步,也會有媽媽帶著小朋友出來玩,每個人都被那四隻狗嚇過,甚至連機車騎士也不放過,追著機車跑,跟他們家反映,主人只會跟你說「拍謝」,但是一點也沒有改善的跡象,我們都盡量錯開他們遛狗的時間,如果不巧遇到,而主人又不阻止的話,土人只好很大聲地用三字經罵狗嚇退牠們來保護阿咩和自己。最近巷子口又出現一條小狗,被主人關在籠子裡每天不停的歇斯底里地叫,狗的主人並不是不在家,連我們家都聽見了,主人不可能聽不見,但是卻不管教,土人曾經打電話請管區去「關心」一下,當時不知道是真的有去關心,還是恰巧不叫了,稍微安靜了一下子,但是後來還是繼續鬼叫,鬼叫的聲音足以讓人發狂,雖然很想去教訓狗,但其實更應該教訓、更需要管教的,卻是那隻狗的主人!

除此之外,我們家也不時上演著果凍面壁、四喵追逐,以及 BB 巴阿咩的情事,高雄生活如何?精彩得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