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5日 星期四

試讀:惡搞研習營

banner

 

作家研習營
拋開你的生活過三個月

就此消失。拋下所有妨礙你完成傑作的一切。你的工作,家人和家,所有的責任和旁鶩 -- 先擱置三個月。和想法相近的人生活在一個讓你完全沉浸在寫作中的環境裡。合格者可獲提供免費食宿。將你生命中的一小段時間賭在可以創造一個全新未來的機會上,成為職業詩人、小說家、編劇家。及時行動,過你夢想中的生活,名額極其有限。


有興趣者來電:1-800-滾你媽的蛋

 

在全球一片不景氣聲中,翻開《惡搞研習營》第一頁,就看到這個公告,即使是壓根沒有想到要把寫作當飯吃的我,看到提供免費食宿,也不禁怦然心動。想必也有許多人跟我抱著同樣的心態,才會有 18 個把自己人生搞砸的傢伙去參加這個研習營。明明知道自己寫不出什麼作品,卻要找個可以繼續下去的原因,他們決定創造故事,因此,在他們封死窗戶、弄壞鑰匙孔、破壞暖爐、搞壞食物等等之後,便開始折磨自己,砍斷指頭、扳掉指甲、割掉鼻子...,他們如此這般折磨自己,就是為了要創造悲劇,把自己當做受害者,等到終於獲救之後,他們就會成名。

在《惡搞研習營》中,包含 23 篇短篇小說、21 首詩,再以一個主要的故事加以串聯。如果看過了「腸子」,就以為這是這本書之最了,那麼你就錯了,後面緊接著還有一個又一個讓你瞠目結舌、幾乎要忘了呼吸的故事,那種黏膩感,指的並不僅是小說本身的內容,而是閱讀整本書的感覺。即使內容噁心到想吐,卻又讓人笑到流眼淚。詭異、扭曲之下,又緊緊深觸人類內心的最陰暗面。即使如此,又讓人忍不住一頁又一頁的翻下去,企圖想要看到這些故事背後的真相。

讀者,不就像是攝影機後面的攝影機後面的攝影機嗎?我們看著故事中的人物,就像是演員一樣,站在我們的面前,為我們一幕又一幕的表演,每個人物都有每個人物的個性,然而,這一幕謝幕之後,演員變換成另一種人物角色之後,又得繼續賣力地扮演另一個人物。不同的是,在這個研習營中,這 18 個人極力所扮演的,卻是自己這個角色,在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之下,荒謬地上演著自己的人生。

如果故事都是從結尾開始寫起,從會讓情節洩了底的地方開始寫起,那麼,讀者從這樣的故事中所看到的真相,又是什麼?這好比我們用一部攝影機拍下一個故事之後,從故事的結尾開始往前播放,播放完畢之後,也就是播放到故事一開始的地方時,會跟作者一開始所設定的故事開頭相同嗎?與其說老魏提爾先生是一個加害者,還不如說,老魏提爾先生是在扮演著隱藏部分事實之後,那部攝影機背後的攝影機背後的攝影機!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