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0日 星期六

奧斯丁夜好眠

搭了將近 20 個小時的飛機後,終於抵達奧斯丁,這次記取以前搭長途飛機的教訓,吃了鼻子過敏藥也戴了口罩,但還是抵不過機艙內怪異的空氣,被鼻腔內一下濕一下乾的環境折騰到雙腳踏上奧斯丁的土地為止。

奧斯丁給我的第一個印象是在飛機上鳥瞰奧斯丁時,竟像顯微鏡下般清楚,不像每次去北京,從飛機上鳥瞰時,看到的總是一整片灰茫茫的空氣籠罩著地面,完全看不到她的真面目。當車子馳騁在奧斯丁的街道時,生活步調似乎慢了下來,開始感受到「度假」的感覺。

奧斯丁的第一晚(請見土人的來到奧斯汀的第一餐(時差調整中...)),在土爸、土媽和土人一個個開始感受到時差的威力的同時,我卻絲毫沒有太大的感覺,當我還在沾沾自喜以前去德國也沒有 jet lag,所以應該不會有這個問題的時候,誰知道就在第二天傍晚欣賞過滿坑滿谷的蝙蝠之後,我竟然像是喝了一些酒般,開始有點微醺中帶昏沈的感覺,踏著醉漢般的蹣跚步伐,眼睛的焦距完全對不上 Whole Foods 裡面新鮮的玩意兒,深怕沒有將注意力放在走路上,就會像無骨人一樣癱倒在地上。

好不容易到了家之後,我一開房門便癱倒在床上,顧不得沒有洗澡也沒有刷牙洗臉,而且隱形眼鏡還是土人拿著我的眼鏡盒時抬起千斤重的雙手剝下的,就沉沉睡去,本來想躺一下就起床洗澡,結果再睜開雙眼時,已經是半夜一點半了。為了不要讓自己接下來的幾天都是日夜顛倒,我強迫自己繼續睡到早上,撐到再也睡不著時,也才六點半,索性起床開始工作。我想,這個時差帶給我的最大好處,就是把我在台灣沒有睡足的覺都給慢慢補完了吧!

張貼留言